寡妇矢弥补伤害‧残障双手顾痉挛儿

寡妇矢弥补伤害‧残障双手顾痉挛儿(槟城26日讯)“我的命是因为儿子用小身子来挡,才得以保住的。”10年前,怀胎6个月的华裔妇女罗凤玉遭人泼镪水,造成她的腹部和大腿等身体多处约30%严重灼伤,双手更因此残障,迄今无力举重物。虽然腹中胎儿得以保住,但他一出世即患上痉挛症,不但手脚萎缩不能行动,也无法正常说话。这些年来,罗凤玉靠着残障的双手照顾痉挛儿,过程艰辛、痛苦,并曾让她一度萌起把儿子送人领养的念头,但想起当年是这孩子替她挡了部份镪水,让她免于伤及要害,她便决定不管此生育儿之路多艰苦,她都要照顾儿子至终老,以弥补对孩子造成的伤害。不捨得交福利局领养来自浮罗山背的49岁妇女罗凤玉和从事果园的丈夫分别育有3名子女,分别为18岁女儿,15岁次子及10岁痉挛儿林汉成。自发生泼镪水事件后,她多年来都是靠孩子和丈夫的支持而撑了过来,奈何,丈夫于去年患上骨痛热症而突然病逝,留下她和3名子女相依为命。她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丈夫离世后,照顾家庭的责任便重重落在她一人身上,令她感到吃力和无助。“丈夫走时,我整个人崩溃了,每天只会哭,根本没办法好好照顾汉成。”她说,汉成越大越难照顾,她常常都觉得力不从心,以前还有丈夫协助分担,如今只剩下她一人要照顾3名孩子,压力大得令她喘不过气。“去年,我曾登报纸替汉成找领养人,虽然找到了愿意收留他的福利局,但后来我很不捨得,最终打消念头,决定继续照顾他。”她说,儿子是无辜的,如果不是儿子,她可能早就没命了。“当年医生告诉我,正因为我大着肚子,镪水才没伤及我的要害,所以,是这孩子救了我。再如何辛苦照顾他,我都会为了他好好活下去,终身无悔。”罗凤玉最严重的伤口在肚子,其次是双手。她的十只手指因为镪水而黏在一起,甚至令她失去了尾指。虽然手术后,手指已能鬆开,但仍让她感觉乏力、不能举重物,也无力拿起小样物件。儘管如此,她庆幸自己还是能够把痉挛儿照顾得很好。一人带着3个孩子,坚强如石的罗凤玉从未想过投靠娘家,这一年来,她就是靠着社险、福利部和神庙每月固定捐给她的1200令吉义款带着孩子过活,生活虽然清苦,但总算勉强撑过。“只是大女儿现在在学院就读的学费,每月千多令吉是由我妈妈帮她付。”她也提到,她住在峇都茅的母亲因不放心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住在浮罗山背,一直劝她搬回娘家住,但她没有答应。至今10岁不能讲话行动痉挛儿林汉成是在35周出世,出生时才2.1公斤,头部很小。儘管他今年已10岁,但迄今仍不能正常讲话,也不能行动,更认不得妈妈。由于手脚严重萎缩,他最近病情恶化,常癫痫发作,也无法正常进食,而且相信他不堪病痛折磨而经常囔着要妈妈抱着才能入睡。罗凤玉说,汉成虽然不会说话,但她没有放弃,反而天天努力和孩子说话。“我不晓得他听得明不明白,是否认得我是妈妈,当他对着我笑时,我就觉得自己能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她说,她一直都有送汉成去痉挛学校上课,丈夫在世时,每星期都会送孩子去学校3天,但自从丈夫病逝后,她只能每週送儿子去学校一次。“目前儿子只有我可以照顾,没有了我,我都不晓得他该如何是好?我一直相信,老天是有长眼睛的,不会让家有病儿的父母生病,老天知道,孩子需要父母。”说到这里,罗凤玉一阵鼻酸哭了出来。她含泪说,最辛苦的时候她都撑过去了,现在也一样可以熬得过去,她不会轻易被击倒,为了孩子,她一定会勇敢面对。一生全毁愧疚儿子罗凤玉疼惜地紧抱着儿子说:“每次看着儿子,我都觉得很心酸、很心疼,这孩子本来可以健康成长,却因为我而一生全毁了。现在,我对他可说是又爱又怕的,我害怕自己越来越老,照顾不了他。”“当年生下孩子后,我因为满身是伤,医生割下我大腿的皮来替我的肚子和双手做植皮手术,加上两手手指又黏在一起,我想抱孩子都不行。当时看到孩子这样,自己又这样,真的好痛苦。”她坦言,她曾想过一死了之,但后来想到3名孩子还需要她照顾,她就咬紧牙根继续苦撑。“在孩子出世的头半年,幸好有我母亲替我照顾孩子。”不想一起受苦曾想堕胎一次事故便毁了罗玉凤和儿子的全部人生,让罗玉凤曾经寻死,也让她萌起堕胎的念头。她坦言,她不想儿子跟她一起受苦,一度想把孩子打掉,但因胎儿已6个月而无法堕胎,使她被迫忍痛生下儿子。对她而言,儿子一出生就注定是个悲剧。忆起当年的事发过程,罗凤玉指出,镪水朝她肚子泼下去时,她第一个念头就是:“我的孩子会死吗?”她根本顾不得自己已满身又烫又痛的伤,只想知道肚里的孩子到底是否保得住。“医生初时一再向我保证,胎儿一定不会有事,但没想到,经过检查后,医生却指胎儿脑部积水,头部无法正常发育,一出世肯定会变成残障儿。”她披露,她一度无法接受事实,更不愿孩子一出世就受苦,便向医生提出堕胎的要求,但孩子已6个月大,堕胎属违法,她最后只好将儿子生下。欣慰2孩子懂事没埋怨罗凤玉感叹地说,因为她都把全副精神与心思放到痉挛儿的身上,以致无形中忽略了对另两名孩子的照顾与陪伴,让两名孩子从小就缺乏母爱,令她感到愧疚不已。“让我很安慰的是,我的两名子女都非常懂事乖巧,也非常地疼爱小弟汉成,有时我要上庭,无法带着汉成,他们都会帮我看着他。”她说,如今大女儿已到学院就读,因学院地点偏远,女儿便暂时住在她哥哥的家。“我这两名大孩子有很多活动我都不能参与,也没能像一般人一样,陪他们去吃餐饭,享享天伦乐,我亏欠他们很多,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。”罗玉凤庆幸两名孩子从来没埋怨,反而心疼她这妈妈,还会懂得自动自发扛起家务的责任,让她感动又安慰。持续上庭讨公道目前,罗凤玉遭人泼镪水产下痉挛儿的案件还在续审中,儘管事发迄今已10年,罗凤玉从未放弃替自己和痉挛儿讨回公道,即便再忙再辛苦,她还是会用手推车推着痉挛儿到法庭听审。“虽然我已接受了这样的命运,但我不会放弃给自己和孩子讨回这公道,看着汉成和我因为这事故带来的痛苦和伤害,我无法原谅对方。”她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这场官司儘快有个裁决。新闻背景疑感情纠纷遭泼镪水清晨5时30分,罗凤玉疑遭遇感情纠纷,遭人教唆兇徒以镪水泼她。当时怀胎6个月的罗凤玉要从浮罗到峇六拜工厂上班,但她在浮罗大街等候巴士时,却遭人泼镪水,以致双臂、腹部和大腿等身体多处30%被灼伤。事发后,她全身冒烟,痛苦不已地大喊求救:“请快救救我肚里的孩子!”因为伤势严重,医生在她的双手、腹部及大腿动了三四次手术。由于身体多处严重被腐蚀,儿子出世后成了痉挛儿,致使她只能辞去工作,全心照顾儿子。/报道:林春莲‧2014.10.26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