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换学生那些事 荷兰要16岁才能上Google

交换学生那些事 荷兰要16岁才能上Google

我坐在书桌前,从面前一堆荷兰文的书中抬起头来。揉揉眼睛,轻舒一口气;而这时,鼠标不禁滑向了图片文件夹。回忆一帧帧的在我脑海里重播,每一张照片我都能讲出背后的故事:那最喜欢的麵包酱,那最好的朋友,那身穿荷兰牌子衣服的我,那馅饼的味道还在我舌尖上跳舞⋯⋯荷兰真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啊,我暗暗感叹。

当我在进修荷兰文的时候,我会想起初学时苦练的心情;当我在课业上遇到困难时,我会想起当时的荷兰老师和同学们是怎幺解决这个问题的;甚至游泳的时候,我会想起荷兰朋友们深水游泳的技巧有多嫺熟。这些回忆像飞机尾部延长的白线,一下子把我带回了三年前。

整个生活都不一样了

交换学生那些事 荷兰要16岁才能上Google

当地的自行车道,等待船只通行。

初来到荷兰Groningen,让我觉得讶异的就是自行车的普及,我观察到荷兰人外出大都是骑自行车,他们很小就开始学习自行车了,几乎没有不会骑车的荷兰人。在台湾,自行车多被当成短程的代步交通工具,顶多加装一个水壶架;在荷兰,却常利用自行车载货,购物时,能把几个大袋子都放到固定的车架上。

车轮上装有一个固定的圆形锁,在顶端有一条钥匙,侧端有一个扳手,停车的时候只要把扳手一按,钥匙一拔,就锁好了。有一次学校办露营,两个女生戴着同一副耳机一起近骑,就这样保持着匀速前进,一路平安。我还见过有人一边骑,另一只手拉着行李;还有人另一只手牵着另一辆车的!他们的骑车技术真让我惊叹不已。

我认知中的荷兰是思想开放自由的,可是去了之后才发现限制得比其他国家还要多。第一个礼拜上Google突然被封锁,我又没有做违法的事情,为什幺不能用呢?后来才知道,在荷兰,Google的服务有年龄限制,须满16岁才能使用。当时我15岁,我慌了,Google信箱被封锁就无法和AYUSA联络,沟通完全停摆。而且如果三十天之内没有处理邮件,信箱也被会自动删除。

这是我从小用到大的帐号,存放了很多资料,我很怕帐号真的被取消。紧急请轰家帮忙写信给荷兰的AYUSA办公室,向Google证明我不是荷兰人,经过了一番曲折,才又重新拿回Google信箱的使用权。原来荷兰对儿童的安全防护网很严密,因为大力打击儿童色情的缘故,就连成人观看儿童色情都会受重罚。甚至脸书也有年龄限制,也是须满16岁才可以使用。

原来荷兰文这幺难

AYUSA的荷兰办公室提供了一个网站让交换学生们学语言,每个礼拜上一堂课(45~60分钟),每个月要缴交一次作业,两个月进行一次听写考试。当我兴致勃勃地连上首页后马上傻眼了:全部都是荷兰文,连怎幺找到课程内容、怎幺参加考试都看不懂。

我只好凭着自己的感觉摸索,加上Google翻译的帮助,终于艰难的上了几堂课,学习了简单的问候和数字。可是,每次都要先努力翻译成英文,再去找试题,在网站搜寻花的时间比上课的时间还要多,渐渐气馁的我自然就丧失了对荷兰文的兴趣。

第一个轰家的英文很流利,他们也十分愿意跟我讲英文,所以在生活上没有必须讲荷兰文。当地同学遇到我这个外国人都希望把握机会练习英文,就连我最好的朋友Naomi也是,除非我有不懂的荷兰文就会找他帮我解决。

一个月过去了,荷兰北部的社服召集当地的交换生去秋游,我惊讶地发现,在短短的一个月里,大家的荷兰文都已经说得很好。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家,但可以互相交流了──除了我之外。我成了唯一一个格格不入的学生。

交换学生那些事 荷兰要16岁才能上Google

参加当地的中文聚会,与荷兰人一起练习中文。

2岁的工作人员是五年前去过阿根廷的交换学生,他耐心地坐在我身边陪我聊天,分享他的经验。他刚到阿根廷时也像局外人听不懂大家在说什幺,很苦恼,后来他十分努力用填鸭式法背西班牙语单字,发现其实学新语言并没有很难。

秋游回来之后(大约已在荷兰一个半月),社服人员就替我换了轰家,并丢给新轰妈「一定要让Whis学会荷兰文」的重大目标。新轰妈是一个十分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人,于是我一到新轰家,她马上就下了铁规矩:禁止说英文,也不允许家里其他人对我讲英文。即使是不会的荷兰单字,也要用已经会的荷兰文代替,她规定我无论如何都只能用荷兰文表达。

轰妈总是一边做饭一边跟我聊天,轰家其他人也会用下午茶时间和我交流;这对于荷兰文一窍不通的我来说,实在是太痛苦了。轰家每个人的专业领域不同,聊天时有自己的观点,轰妈也总会问我,「你觉得怎幺样,在台湾有没有类似的事件?」我就只能冒着冷汗、胆战心惊地发表文法错乱的演说了。

交换学生那些事 荷兰要16岁才能上Google

火车旅行,吃火车站的便利外带炒麵。

轰妈为了让我练习用荷兰文买东西,去超市时也都会带着我。收银员下意识跟我用英文报总价数目,没想到轰妈严肃地说:「不行,他会荷兰文,一定要跟他讲荷兰文。讲慢点没关係,要让他练习付钱。」

我胆怯地看了轰妈一眼,又畏缩地递给收银员最后一件商品,悄悄地抓紧了衣角,战战兢兢地开口说:「我这边数目刚好,请点一下。」(Hier heb ik net zo veel, alstublieft.)这时我的后背都被冷汗浸得湿透了,心里暗暗埋怨「这也太严格了吧!这幺久不让我讲中文,也不让我讲英文,我都快被逼疯了」!

两个月后,社服又进行了一次考试,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荷兰文进步神速,可以顺畅的进行日常交流,一整天下来不会有任何问题,文法也不错;在学校除了对专有名词感到有点困难之外,大都能听懂了,新单字也可以凭藉英文的基础猜出个大概;这才意识到轰妈对我的帮助有多大,果然是良药苦口啊。

AYUSA对交换生说的话

学习荷兰语不是件容易的事,出发前须先完成线上荷兰文课程,有了基本的荷兰语能力,将会让你在生活上的适应更得心应手。荷兰的接待家庭也会帮助你学习荷兰文,一步一步学习,将会逐渐加强你的荷兰语。不过也别太担心,因为荷兰是欧洲大陆最早开始用英语授课的非英语国家,是英语普及率最高的国家之一,约95%的荷兰人会讲英语。

赖伟轩

交换学生那些事 荷兰要16岁才能上Google

初三毕业后去荷兰Zernike College交换一年,曾参与Nldoet荷兰全国志工服务日活动,并在课堂上和国庆日用荷兰文向同学介绍台湾。回台湾后进入花莲私立慈济高中就读;高二下学期向教育局提出申请,在家自主学习式教育,同时参与多项社会志工服务。希望成为一名专职研究者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